法华经全文网
法华经全文网
南怀瑾 黄念祖 李炳南 刘素云 钟茂森
主页/ 陈士东/ 文章正文

正本清源话台密

导读:正本清源话台密陈士东  近来,常于杂志上见到有关弘德办班推行所谓的“台密”的广告,然其言论中却尽是不合法理之说,一些读者知我是密宗的弘传者,故纷纷来信询问此事之究竟,更有一些密学者要我站出来说句公道话,由于我事情太忙实无暇评论这些杂事,只好强做推辞。稍有空闲时,偶翻阅杂志见有清风《天台密宗重现光辉》一文,该文极尽渲染弘德及其功法,乃感有撰文正本清源之必要,目的是学法者明辨是...

  正本清源话台密

  陈士东

  近来,常于杂志上见到有关弘德办班推行所谓的“台密”的广告,然其言论中却尽是不合法理之说,一些读者知我是密宗的弘传者,故纷纷来信询问此事之究竟,更有一些密学者要我站出来说句公道话,由于我事情太忙实无暇评论这些杂事,只好强做推辞。稍有空闲时,偶翻阅杂志见有清风《天台密宗重现光辉》一文,该文极尽渲染弘德及其功法,乃感有撰文正本清源之必要,目的是学法者明辨是非真伪。王弘德正功广告及莫清风文中称其法门是“千古绝学,台密问世。”这是极不正确的,台密千古相传,怎么会成“绝学”了呢?下面一句“台密问世”则更为荒诞,台密早在唐朝就已问世,何以今日又复“问世”耶?在这里,王弘德及莫清风变换了一个手法,他们也知道台密现在日本广为流传,所以他们来一个含糊其词,如莫清风《天台密宗重现光辉》一文中称:“台密的再现,举世皆惊。世人普遍认为早已传至东瀛,未想到仍依然在我神州。”说实话,若我不知内情,显然会为这几句话所感动,每一个中国人怎不会为自己国家兴盛而自豪呢?但爱国也要尊重事实,台密确是在日本,而且台密的创始人就是日本人,怎么好硬着头皮不承认呢。莫清风说“台密的再现,举世皆惊”,这句话还比较是事实,一定会举世皆惊的,因为人们现在看到了“两个台密”,而假的却欲图否定正宗的。为了说明事实真相,我于本文中略为介绍一下台密及它的创立者最澄大师,若读者有兴趣,可参考我的详文《最澄大师传略》。最澄(767年-822年)唐时人,俗姓三津首,字广野,日本近江国(今滋贺县)滋贺郡人,其祖先为中国后汉惹献帝后裔。十三岁时,最澄承受近江大安寺高僧行表出家,十五岁于近江国分寺剃度,十九岁受具足戒。后来,他在日本国中大弘天台教法,在日本佛教界有了一定的声望地位,桓武天皇召问祭酒和气弘世有关最澄弘法情况,祭酒一一禀告之,天皇甚为高兴,大加赞赏。这时的最澄对自己所掌握的佛学知识并不满足,对天台宗教理有多处亦不明了,他感觉日本天台宗乃发源于中国,理应到中国留学深造,故此借此机会上书天皇,要求入唐求法,天皇准奏,派他以“天台法华还学僧”之身份入唐,并允许带弟子义真(后为日本天台宗第一代座主)担任翻译。贞元二十年九月二十六日到达中国台州,向台州刺史陆淳献上黄金与珍宝,陆淳婉言谢绝,但热情接待,安排在天台山学法。先从天台山修禅寺天台宗第十祖道邃学天台教义和《摩诃止观》等教典,从受大乘“三聚净戒”。又从天台山佛陇寺行满大师学习《止观释签》、《法华》诸经疏,表现十分刻苦,深得诸师好评。后还从天台山禅林寺翛然受牛头禅,至赿州(今浙江绍兴)龙兴寺从顺晓阿阇黎受密宗灌顶,顺晓是唐密传承阿阇黎,他将密教一些方法传予最澄。另外,最澄还从一些密教大师处得灌顶受教法,如台州国清寺惟象传阿地瞿多法系的“大佛顶大契曼荼罗行事”于最澄,805年,他又在明州开元寺法华院从灵光受“军荼利菩萨坛法”并契象等,又从鄮县檀那行者江秘受“普集会坛”并“如意轮坛”等法,灵光和江秘也属于阿地瞿多的法系,这一法系以后即在台密这一派中代代传习。最澄还系统地学习了药师法,并把此法及《药师经》带回日本,回国后建立了大本山、比睿山,在比睿山里供药师像,据说从唐朝取回到日本,传药师法的灯,千余年一直未熄灭过,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茗山大师为此写有《参访比睿山》一诗,内有“延历寺中光不灭,法灯相续千余年”,即是说此事。唐贞二十一年,最澄、义真学成归国,台州刺史陆淳、台州司马吴顗、临海县令毛涣、天台座主行满等十人均作诗赠别,诗题均为《送最澄上人还日本国》,此外,陆淳还亲写“文证”,其词曰:“最澄阇黎,……远传天台教旨,又遇龙象邃公,……犹虑他方学徒未能信受,所请印记,安可不以为凭。”(按:文证之立乃陆淳防日本学人不信最澄于中国得法,而今日本人深信然中国弘德先生却不信也,可不怪哉!)另外,行满大师为最澄写有“印信”,道邃大师写有“付法文”,现摘要“付法文”以录之:“昔智者大师,陏开皇十七年(597)仲冬廿四日早旦,告诸弟子曰:吾灭度后二百余风,生于东国,兴隆佛法,若有感应,先呈瑞灵。则一法钥投空,钥忽入空。举众所慕仰,终不知所届。而今圣语有征,遇最澄三藏,不是如来使,岂有堪艰辛乎?”(按:最澄大师得法有“文证”、“印信”、“付法文”,且是出自古代天台祖师之手,天台智者大师又有悬记,道邃大师已证为最澄之属,你王先生有何凭据说台密不在日本呢?)但是,这里有一点要说明的是,密宗古时并无东密、台密等法流,现今之台密也并不完全是真正的纯密宗。比照藏密、唐密、东密而言,台密则有些混杂,它最初只称为“天台密宗”,是后人取其义简称为台密的。现今日本佛教尊最澄为天台宗始祖,有人也许说,天台宗与台密有何区别呢?这里区别是很大的,最澄虽也是台密的创始人,但他提倡的是“台密一致”,把天台宗与密宗融合在一起传,尤其是他比较倡导天台宗教法,所以他在上表朝廷延请在准予各宗每年度僧出家时,更加天台宗。天皇下诏强调:度僧应重义理和戒律,天台宗所度二人,一人读密教《大日经》,一人读天台《摩诃止观》。台密中强调突出密法的是日本僧人圆珍阿阇黎,他主张密教比天台宗优赿,所著《授决集》被天台寺门派奉为根本圣典。由于内部主张不同,天台密教后来在最澄去世后表现出分裂势头,最终分化成天台圆教、天台密教、天台禅观、圆顿妙戒四种相承特点的主张,而这其中以天台密教比较重密法,可称得上是台密。

  由上述我们得知弘德所谓台密失传是绝不正确的,因为时至今日台密的传人在日本仍大有人在,随着密法的振兴且有扩张之势,日本天台宗总本山延[历寺第253代座主山田惠谛,于1975年率日本天台宗访华团访问中国天台山国清寺,怎么可谓台密是“绝学”呢?还有,早些年有众多僧人与居士留学日本,学东台二密,其中有声望的得法者甚多,早已将台密大法迎回中国矣!如顾净缘大德便是一例,其于留学日本而回中国弘法之人中很有声名,其亲传弟子吴立民老先生现任佛教文化研究所所长,为人十分和蔼,虽其得师尽授东台二密,然从不以此傲居,我曾与其有书信交往,得是感佩其为人,老先生对台密是有资格说话的,但他却未象王弘德先生那样做,谓什么是台密绝学的振兴者。便令人感到可笑的是,王先生竟连天台宗与台密也分不清,而他所大谈的“台密”竟然是中国天台宗,因而错把天台宗祖师智者大师当做了台密的祖师。如王先生云:“打破千古不传——天台密宗止观无上心法”,并还自称为天台宗第十九世传人。此语可破析处甚多,第一,天台宗自古至今传承不绝,更无什么密法,怎可谓千古不传呢?既然谓千古不传,何来你第十九世传人呢?当然这个十九世传人自然亦是虚构的,不可信以为真也。导致王先生错误判断的原因,乃是《中国佛学》上:“当今所传之密宗者,不外于天台二教”这句话,王以为此处之“天台”乃指中国天台宗,实不知此天台乃指日本天台密宗之故。有什么依据呢?陈健民上师于《佛教禅定》中特别指出:“我们必须明确指出,智者——中国天台宗的真实创始者——并未修学密宗,而法华三昧只属于大乘禅定”。我们说陈上师此语是极为正确的,因为智者大师是隋时人,而他在实际弘扬天台宗时,中国密宗的团体尚未建立,中国有正统的密宗乃是在唐时,由开元三大士善无畏、金刚智、不空等兴起的,查遍智者大师所有论著亦未有他修习过密宗的记载,何谈智者是台密的祖师呢?而在王的宣传品上,却这样说:“自智者祖师起,历代单传密授,一直未立文字,在宗教内外,仅有知其名而不知其法,故在宗教界中称台密为密宗甚深无上秘中密法。该法部与天台宗基本圣典之一《摩诃止观》相应,一显一密。”为了令大家有清楚的认知,于此处我略述一下智者大师的事迹,有关详情可参阅我佛学老师蔡惠明为智者大师圆寂1400周年纪念而写的《天台智者大师的净土思想》一文(刊在《台州佛教》96年12期)。智顗,世称智者大师,是中国天台宗实际开宗祖师,569年,智者受请主瓦官寺开讲《法华经》题,树宗立要。智者大师一生大弘教法,所讲《大智度论》和《次第禅门》(即《释禅波罗蜜次第法门》),写出《六妙法门》等。后又讲《仁王般若经》题,讲《法华经》,弟子灌顶(人名非密宗之灌顶仪式之称)随听随记,录成《法华文句》。593——594年于玉泉寺讲《法华经玄义》和《摩诃止观》,595年春,又至扬州撰《净名经疏》。天台宗因智者大师常居天台山而得名,主要宗奉《法华经》。故又称“法华宗”,简称“台宗”,王先生说仅有其名而不知其法,那么请问天台宗典籍中哪一部有“台密”这样的称呼呢?天台宗主要思想是止观学说,虽密教也谈止观,但密教之止观与天台宗所谈却不甚相同,虽从理论上可互相借鉴,但于修法上绝不可混乱也。而王先于其三部法中,大谈什么“天台密宗大圆满甚深止观无上心法”、“破执灌顶”“破瓦开顶灌顶”等等,这些绝非什么天台宗法理,既便是台密中亦无有也,大家知道除密宗外其他教派是无灌顶立法的,天台宗亦然,何来“破执灌顶”?(按:密宗向无此种灌顶)至于所谓的“破瓦开顶灌顶”则令人发笑,颇哇(不是破瓦)是为开顶迁识的,灌顶是加持传心法,所以灌顶只是一种法仪,并非某种功法。至于说大圆满,这更是显露出王先生对密宗的无知,不仅天台宗无有,既天台密宗亦只承传事、行、瑜伽三部法,而缺无比殊胜之无上瑜伽部,而大圆满为无上瑜伽所属,台密何来大圆满耶?于此,受几位大德所托,向广大读者做一下声明,即大圆满唯藏密所独有,其他各派若谈之则为假冒。王先生说密宗密法,自古不立文字,一切立文字相者,均不为密,这也是不正确的,禅宗谓不立文字,其实也是著作不少,以经书典籍促人悟道;密宗所谓密,其实并不是不立文字,试问哪代祖师不曾留下著作呢?实质上密者乃传法谨慎罢了,并非不立文字。王还说智者大师传法一直未立文字,实则智者大师一直都在立文字,智者大师著作之多,几何等身,有三大部五小部之说,《大唐内典录》称有“十九部、八十七卷”,这是一直未立文字吗?

\

  最后,我们再来分析一下王先生自称是天台宗第十九世传人之语。阅经典可知,天台宗其学统以龙树、慧文、慧思、智者、灌顶、智威、慧威、玄朗、湛然九祖相承,智者大师后,九祖湛然将天台宗学说进一步条理化,使教说更为透彻,经道邃、行满、物外、元琇、清竦、义寂、义通传至知礼、遵式,有复兴景象。天台宗第十七祖四明知礼学究天人,为四海仰崇,遵式亦是博学通达,为学人称道,然其学说于继承上有了纷争,因教义问题分裂为“山家”与“山外”两派。但元代以来有蒙润、怀则、传灯、智旭等发扬,使其法脉至今不绝,产生了天台宗第二十六、二十七代祖师无碍普智、万松慧林两大德,第二十八祖东禅月亭又继承法流,向下复传,到天台宗第三十一代祖灵峰智旭,近世又有谛闲(1858-1932)由天台山国清寺迹端授记付法,为天台宗第四十三世,谛闲传教四十余年,门人弟子遍天下,较有名的出家弟子有宝静、倓虚、常惺、戒莲、禅定、可端、根慧、妙真、授松等,较有名的在家弟子有徐蔚如、王一亭、蒋维乔、江味家、潘对凫、黄涵之、施省之、李斐然、朱子谦、李云书、袁克文等,真可谓美誉遍四海、门人满天下。谈完天台宗诸代传承,不要我再多说什么,大家也会对王弘德自称是天台宗十九世传人这种妄说有所明辨了,王自称是第十九世传人,这岂不否定了天台宗第二十世传人之存在,那么做为第四十三世传人的谛闲大师,更应是不存在的,因为天台宗至王弘德先生放传到十九世,而王先生是现时人并健在,怎么会有你第四十三世呢?然而对王先生来说是很不幸,人家佛教界只承认第四十三世的谛闲,而不承认第十九世的你,谛闲大师做为天台宗祖师的名位已被无可便改地写进了传承里、佛学大辞典上、佛教当代史中。如果说四十三世的谛闲大师是真的天台宗祖师,那么十九世的王弘德的谱系显然是假的了,有几位大德叫我问一下王先生,你第十九世天台宗传人之称号是如何得来的?如果你是第十八世的继承者的话,那么你就是宋朝人了,至迟也应是元初人了?若王先生承认自己是日本的台密传人,亦不符合事实矣,日本天台宗总本山延历寺第253代座主山田惠谛都已有了,字谱怎么会停留在第十九世耶?密宗是讲师承,无有师承,授徒传法是有过错的,留学日本获阿阇黎拉的两大居士之一的王弘愿(另一为顾净缘),其心传弟子冯达庵大阿阇黎著的《学密须知》中指出:“行者须依法从密宗正传导师,受持三密。……否则,属于“盗法”,传者有罪,受者无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