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华经全文网
法华经全文网
南怀瑾 黄念祖 李炳南 刘素云 钟茂森
主页/ 魏德东/ 文章正文

宗教界汶川救灾及其意义

导读:2008年5月12日,以四川汶川地区为中心发生了8级地震,死亡人数达8万以上。史无前例的是,在很短的时间内,来自全国各地的300万志愿者投身到抗震救灾的工作之中,体现了当代中国公民社会发展的新高度。而中国宗教界也卓然奋起,参与其中,反映出中国宗教界慈善意识的觉醒。宗教慈善事业的价值第一次如此鲜明地走进当代中国社会的主流视野之中。宗教界的救灾活动约略可分为5种类型。  第一,各地教会举办的祈祷、禳灾...

  2008年5月12日,以四川汶川地区为中心发生了8级地震,死亡人数达8万以上。史无前例的是,在很短的时间内,来自全国各地的300万志愿者投身到抗震救灾的工作之中,体现了当代中国公民社会发展的新高度。而中国宗教界也卓然奋起,参与其中,反映出中国宗教界慈善意识的觉醒。宗教慈善事业的价值第一次如此鲜明地走进当代中国社会的主流视野之中。

  宗教界的救灾活动约略可分为5种类型。

  第一,各地教会举办的祈祷、禳灾仪式。地震发生后的第一时间,众多的宗教组织就安排了相应的祷告等宗教仪式。中国基督教协会在地震次日即“呼吁全国基督徒为地震灾区的人民和教会献上代祷”。 “重庆华严寺僧众十三日起已在华岩寺启建赈灾祈福吉祥法会。……与此同时,河南省南阳市的紫灵山寺、豫山寺、植福寺、柏佛寺等二十多座寺院法师们为地震罹难者念经超度”。河北柏林禅寺在地震后两天开始“全体僧俗大众每晚于文殊阁集中读诵《大般若经》,为四川灾区祈福禳灾,并追荐灾害中的死难者。”穆斯林组织则呼吁, “共同向宇宙万物的主宰安拉胡太尔俩祈祷,饶恕我们的罪过,减轻灾区人们的痛苦,引导迷雾中的人们走向正道,我们不可独善其身,要兼善天下!” 这些宗教活动客观上起到了安定信徒和大众人心的作用。而国务院也前所未有地将地震后的“头七”作为“全国哀悼日”,慰籍众生。

  第二,各地宗教组织的募捐活动。在此次抗震救灾中,可以说所有的宗教组织都参与了募集资金与物资的活动,而且数量空前。据不完全统计,仅在地震后的第一周,宗教界的捐款就超亿元,强大的募集资金的能力,为灾区人民恢复生活和生产起到了重要作用。

\

  第三,灾区宗教界的救灾活动。在汶川抗震救灾中,灾区宗教组织既是受灾者,同时也是救灾的可靠力量。灾区宗教组织的作用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自身的救灾工作。许多宗教组织平时就积极参与扶危济贫等慈善公益活动,在观念、组织和条件上都有较好的积累,因此能够迅速有效地投入到救灾之中。最为著名者如什邡市的罗汉寺,在素全法师的领导下,不仅安置了上千灾区,而且将禅房变为产房,在寺内建立起临时的产科医院,接生了108个孩子,成为佛教普渡众生的最生动体现。二是灾区宗教组织还成为外地教会抗震救灾工作的桥梁,如天主教成都教区在第一时间就成为全国天主教救灾工作的前线枢纽,为外地教区的救灾工作牵线搭桥。

  第四,外地宗教组织及个人直接到灾区的救灾活动。在300万蜂拥而入的救灾志愿者队伍中,宗教团体和个人的出现非常引人注目。在当代中国的救灾史上,宗教界人士奔赴灾区直接救灾,谱写了当代中国宗教事业的新篇章。以佛教为例,无锡灵山慈善基金会、上海龙华寺、河北省佛教协会、河北柏林禅寺、广州光孝寺、庐山东林寺等,都在很短的时间内抵达灾区,以组织化的形态投入到救灾当中。在基督教方面,大量的志愿者以团体或个人的形式,进入灾区,体现出强大的组织能力。

  第五,宗教类专业公益事业团体的救灾活动。最近20年来,中国宗教界出现了一批专业性的宗教类非赢利组织,即各个宗教成立的慈善会、基金会等。此类宗教类专业公益事业团体在救灾中体现了特殊的作用。首先,专业公益事业团体具有丰富的救灾经验,往往能在第一时间作出反映。如基督教会系统的爱德基金会,在地震的次日就发出了《5月13日爱德地震救灾简报》,通过简报我们知道,在地震发生后1小时7分钟,也就是15点35分, “爱德召开第一次救灾会议,并成立紧急救援小组,及时跟踪灾情进展并研究部署赈灾计划。”5小时后,爱德救灾人员抵达成都,8小时后,紧急拨款100万元,8小时后接到第一位网友捐款,一天内接受海外30万港币捐款,内地人民币62422.09元。《简报》公布了所有捐款人的姓名和数额,并留下了捐款帐号等信息。在救灾的初期,反应速度对于救灾的效果具有决定性作用,而专业性团体在这一方面拥有不可替代的优势。第二,’专业公益事业团体能够有针对性地从事救灾工作,救灾的效果最好。台湾的慈济功德会因饭菜专业,而受到灾民的欢迎。第三,专业性公益事业团体可以发挥专业技能,提供一般组织和教会难以发挥的作用。如北方进德公益利用天主教在宗教心理学领域的人才储备,派出心理辅导对在灾区开展工作,并组织了多期心理辅导员培训班,有一定影响。第四,专业性公益事业团体的救灾工作具有系统性和长期性。如爱德基金会于6月3日宣布“爱德地震救灾工作进入过渡阶段”,7月18日成立“四川地震灾后重建办公室”, “将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作为我会与灾区沟通的桥梁,负责实施我会在灾区的重建项目。”而这个时候正是大部分志愿者和组织结束救灾工作的时刻。北方进德也在成都成立了办公室,长期参与地方的重建。

  汶川抗震救灾宗教界的上述表现,证明宗教团体从事慈善事业具有强大的内在动力。而当代中国宗教慈善事业的发展,更具有多重现实价值和意义。概括地说,宗教慈善事业既可以满足大众的物质和精神的特殊需求,也有益于宗教自身的发展。

  从社会需求的角度看,宗教慈善事业能够满足大众的某些特殊需求,具有一定的不可替代性。宗教慈善事业的特殊之处,在于以一定的宗教理念为指导,因此会创造出一些具有特殊人性关怀的活动方式,净化大众的心灵,提升社会的良知,发挥其他团体的公益活动所不可替代的作用。

  慈济功德会在帮贫济困时,有一个重要的理念叫做“肤慰”,即要求慈济志工亲手为流浪老人洗脚、手上擦油、剪指甲等。依据慈济的说法,不仅仅在四月初八为佛像沐浴是浴佛,为老年人洗澡更是浴佛。而在实践中,无论是被关爱的老人,还是关爱老人的志工,往往在皮肤接触的一刹那,都发生心灵的震颤:被爱者为慈济人的大爱所感动,就是自己的亲生儿女也不曾为自己洗过脚,慈济人则觉醒了内在的慈悲,许多大老板贵妇人在握到干柴一般的手掌之时,心会顿然柔软下来,慈悲溢满心田。这是一个爱的互动过程,不仅是物质财富的均衡,更是爱的传递。

  在当代中国,参与慈善事业是宗教发展自身的最有效途径。从最近20多年的发展情况看,参与慈善事业是提升宗教社会形象的最有效方式。慈善事业包括扶贫、助残、救灾、环保、医疗、教育等丰富的内涵,参与此类活动,会降低不同信仰间的张力,最大可能地扩大自身的影响。

  在大陆宗教慈善事业的发展中,专业性公益组织的出现最具研究价值。这类组织中所蕴含的自愿、透明、廉洁,奉献意识,恰恰是在其他社会组织中所难以实现的。这些价值所具有的普世性,最终将成为构建和谐社会的重要资源。

  2008年的汶川抗震救灾,正值改革开放30周年。中国宗教界的杰出表现,无论在社会层面,还是中国宗教史上,都交出了合格的答卷,体现了改革开放30年中国宗教发展的成就,亦为中国宗教的进步开启了新的航道,其历史价值必将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愈发显现。